首页 > > 怀乐 > 第17章

第17章(1/2)

目录

傅忱淡淡瞥一眼殿门口站着的怀乐,他顺带两侧过掉在地上的木芙蓉花。

看得出来是很用心挑拣过的,花蕊全都含苞待放,颜色不同,粉的红的黄的,但白的最多。

就像她现在看到这只小黄狗之后的脸色,五彩纷呈,最后归结成了惨淡的白。

她还修裁过了,花枝的末端整齐不显得繁乱。

有一朵白色的木芙蓉砸出来了,散开几朵花瓣,像小结巴额上蹦出来的发丝,花蕊上的露水,也恰到好处仿佛她总爱流的泪。

她今天好似哭得很伤心,眼睛又红又肿,鼻尖也很红通通的,似乎眼泪擦得频繁,眼角处有些磨蹭得破了皮,碍着傅忱的眼。

小结巴哭成这样,他心里却没那么舒坦。

傅忱收拾人的意味很明显。

他就是要让怀乐知道,逾越他的心思也是一种冒犯。别以为被他睡过,会有什么改变,她就该乖乖的听话,不要存不该有的心思。

试图打动他。

傅忱这样想着,但看到红通通的鼻尖,捡起花的时白嫩嫩的手背和手腕上的伤痕。

那股找不到源头烦躁又涌升起来了,忽的觉得不怎么好笑了,他并没有预想中的痛快。

很奇怪,为什么呢,小结巴如今不好过,他应该好过才对,他应该笑,而不是皱着眉头,死压着嘴角。

傅忱,你疯了?

他的目的达到了,他却像是想不开一样,看到不远处那抹失魂落魄的身影,他居然莫名的心悸害怕。

这种感觉陌生极了,席卷着他的五脏六腑,收走他其余的味蕾,口中只剩苦涩,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紧攥住他的心。

叫他无从发泄。

傅忱轻轻抚摸着小黄狗后背的那只手,骤然收紧,掐得小黄狗瑟缩着脑袋,发出痛苦的呜咽。

只要他再用力一点点,孱弱的小黄狗脖子就会断掉,再没有生息。

而他深陷其中,浑然不知道自己下手有多重,也不知道小黄狗的叫声越来越凄哀。

痛苦的叫声没有唤醒傅忱,只惊醒了怀乐,在这场漫长的半刻中,她终于收拾好自己的落魄。

单薄的脊梁弯下,捡起掉在地上歪掉的木芙蓉,给每一朵不规矩的花花都正了形,她强颜欢笑,声音哽咽苦涩。

“忱哥哥,你用过饭了吗?”

那张惨白的小脸勉强万分扯出来的笑真是比哭还要难看。

小祸害,她肯定就是在和他卖可怜样。

傅忱心口怔怔跳着,指尖微动,他猛地别过脸,没好气应。

“用过了。”

小结巴不和他争执吵闹?反而担心他吃没吃过?

是怕他了?还是真的知道错了,傅忱乍然一松开手,死里逃生的小黄狗终于在这时候飞快地窜出,跑溜到怀乐的脚下,一下一下幽怨地叫着。

既有认错的觉悟,就给她点好脸色看看。

她既听话,他也不是不能,待她如从前一样。

这狗本来是捡回来惩罚她的,吃的也吃完了,惩罚够了,该给她点甜头。

这叫赏罚分明,恩威并济。

“我在外头捡的,它在假山回廊的檐下趴着,身上落了雨冷抖得很厉害,瞧着快要死掉了,我就给抱了回来。”

“殿内寻不到小些的软被和能裹下它的巾帕,用你的被褥擦一擦,给它暖和暖和。”

傅忱抿了抿唇,末了由补了句。

“你当不会生气吧。”

说完,他就后悔了,怎么听着他在与她服软似的。

忽察觉到这个认知,傅忱的脸色又变不怎么好看了。

“”

两人一时之间都默了默。

怀乐心性纯良,她看到小黄狗的时候是惊,后知后觉才是气。

后来再看到她的餐碗都被用了,连自己给傅忱千万省下来的吃食,也进了来历不明的小黄狗肚子里。

两人先早的时候本就闹得僵,仍由谁回来瞧见这幅画面,不会多想。

她避免不了怨和委屈的。

漂亮质子不喜欢怀乐黏他,却能和这只小黄狗那般亲近,摸它的脑袋,给它喂怀乐舍不得吃的糖心蛋。

如今傅忱与她解释了,怀乐又好了,喜不自胜,她就知道漂亮质子不是那样的人。

“不不生气”

磕磕绊绊说完,傅忱见她笑了,心下定了一瞬,喏,还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小蠢货。

怀乐蹲下来摸着小黄狗。

“是在殿内捡的吗?怎么以前从从没有到过”

“嗯。”

偏殿大而荒凉,没有燃灯的地方多了去了,给这样的小黄狗扯个幌子出处,自然是简单。

怀乐很快信了傅忱的话。

小黄狗感受到怀乐掌心的绵软温和,与之前的冰冷强硬完全不同,后颈上的疼痛也被抚慰,它更朝怀乐贴近,伸出舌尖讨好似地舔她绣了小繁花的靴履。

有泥也不管了,怀乐瑟躲着脚,她呀一声,“沾泥脏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楚嬴宋施施免费阅读无弹窗 灵能者不死于枪火 陆清清盛明羲 大佬姐姐们倒贴主角?我被迫无敌 斗罗大陆之极限魂力 苏泽周紫烟刚断绝关系全员跪求我原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九州天王 叶凌天周雪青 苏婳顾北弦 逃荒:我靠美食交换系统极限求生
返回顶部